1. 星速云首页
  2. 云快讯

金山云上市首日大涨 雷军说这些问题还要解决

北京时间2020年5月8日晚(美东时间5月8日早),在全球疫情和美股中概股信任危机的双重阴影笼罩下,金山云在美国纳斯达克正式挂牌上市,股票代码 “KC”。
金山云IPO发行价为17美元/股,最终完成发行数量3000万股,较披露的拟发行2500万股超发20%,共募集资金5.1亿美元。开盘后股价涨幅一度超过30%,截至美东时间14时08分,其每股价格高达22美元,总市值超过44亿美元。
金山云表示,募集资金主要投向基础架构的扩展和升级;技术和产品研发,尤其是人工智能、大数据、云技术和物联网领域;以及生态系统的扩展和国际影响力建设等方面。
关于现阶段IPO的原因,金山云董事长雷军解释道:“一是时机比较成熟,金山云创业八年时间,在运营和管理团队全体员工的努力下,已经发展到一个阶段;二是疫情下中概股压力大,如果金山云能够IPO,将提振整体市情,所以我们决心冲一把。”
回顾过去几个月围绕中概股的争议,“压力大”还只是雷军乐观的说法。瑞幸丑闻后,多家中概股被做空或自曝家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和美国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高层甚至罕见出面针对新兴市场及中国在美上市企业的财务报告和信息披露质量发出警示。
更夸张的说法来自美国在线券商盈透证券,其上调持有中概股低市值股票客户的保证金,表示经过压力测试后,市值低于15亿美元的中概股市值将跌至0,而这类中概股又恰恰是美股中概股的主力军。Wind数据统计显示,截至4月30日总市值在15亿美元以下的中概股共有191只,占比高达78%。
这样糟糕的大环境下,金山云想要凭一己之力提振中概股,显然不现实,只是雷军的一厢情愿。而且,翻看招股书,金山云自己面对的问题同样严峻。
表面上看,金山云是借着疫情之下云计算市场需求大幅增长的东风,凭借着连年的营收增长以获取资本市场的认可。而从深层来看,金山云的美股上市实则为中国云计算企业的“无奈”,亦是当下中国云计算市场的缩影。
Canalys市场调研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云计算市场规模已超过107亿美元。同时,弗若斯特沙利文咨询公司数据显示,从2015年至2019年,中国云服务市场的复合年均增长率为37.7%,中国云计算市场正处于高速增长状态。弗若斯特沙利文调查显示,按基础设施即服务(IaaS)和平台即服务(PaaS)公共云服务的收入计算,金山云是中国第三大互联网服务提供商。
但由于中国云市场典型的“头重身体轻”的结构,虽然被列为第三,但市场份额与前面两位相距甚远,2019年中国市场份额仅为5.4%。Canalys公布的2019年第四季度中国公共云服务市场报告也显示,其在IaaS市场依旧排名前三,市场份额约为5%。
虽然与整个市场一样处在高速增长阶段,但金山云与其他中国云计算企业一样,连年亏损。
金山云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金山云2019年营收为39.56亿元人民币,近三年(2017至2019)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79%,远超中国云计算市场平均增速。然而,金山云三年来净亏损分别为7.14亿元、10.06亿元、以及11.11亿,总计28.31亿元。作为对比,领头羊阿里云2019自然年最后一个季度的亏损为3.56亿元,去年同期为2.74亿元。
导致金山云亏损的原因主要集中在IDC费用和研发费用这两大方面成本。其中,IDC费用主要由机房电费、带宽成本、折旧费用、机房建设摊销、机房租金、物料消耗、以及人力成本等构成,近三年成本分别为10.33亿元、18.91亿元、以及28.567亿元,逐年递增。而研发费用近三年分别为3.99亿元、4.40亿元、以及5.595亿元,亦是增加。
此次金山云美股上市的主要原因就是筹集更多资金以应对日益增长的高昂成本,为金山云高速增长的市场营收奠定保障。招股书显示,募集资金应用具体如下:50%将用于进一步投资升级和扩展基础设施;约25%进一步投资于技术和产品开发,特别是人工智能、大数据、云技术和物联网;约15%用于资助金山云生态系统的扩展和国际存在;大约10%来补充营运资本。
事实上,为了负担高额的成本,金山云自2012年成立以来便持续融资,先后完成9轮融资,融资总额高达10.2亿美元,几乎每年一轮,其最后D+轮融资为2019年末由中国互联网投资基金出资5000万美元认购的优先股。
金山云上市首日大涨 雷军说这些问题还要解决
此外,金山云的营收结构也并不稳固。
招股书显示,金山云营收主要来自公共云服务和企业云服务(2019年增加AIoT云服务),公有云为主营收,三年占比分别为97%、95%、和87%,而企业服务作为新业务,2019年占比增至12%。
而从客户角度来看,金山云营收则主要依赖于高级客户,近三年高级客户总营收分贝为11.558亿元,21.142亿元、和38.533亿元,占比为93.7%、95.3%、和97.4%。
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高级客户数量为243个,同比增长89个,平均每个高级客户营收为1590万元,而这其中又以小米系和金山系为主(雷军系),包括小米、金山办公、猎豹、以及西山居等。近三年来小米贡献营收分别占总营收的27%、25%、和14%,而金山集团近三年贡献营收则为4%、3.5%、和2.8%。
此外,金山云的前三大客户(包括小米)在近三年的贡献营收均超过总营收的50%,分别为56%、60%、和57%。尽管目前来看这三大客户较为稳定,但倘若未来某一客户贡献营收大幅下滑,便会直接影响金山云的整体营收。
招股书中也曾表示,“如果我们不能再从与金山集团或小米的业务合作中受益,我们的业务可能会受到不利影响。”
因此,目前金山云客户结构最大的“弱点”便是过度依赖雷军系和前三大客户(目前雷军系营收占比有所降低),因此为了可持续发展,金山云需要开发更多的优质客户,类似现阶段已经合作的字节跳动、爱奇艺、B站、汽车之家、以及建设银行等大客户,进一步缩减雷军系和前三大客户在营收中的占比。
而面对未来,雷军表示,“金山云分拆上市以后,最大的优势是什么?一是对接了全球的资本市场,获得了充裕的资金供给;二是提升了品牌。接下来我们的当务之急是在未来的几年内,如何获得10倍增长,因为云服务公司的规模效应非常明显,只有10倍以上的规模,我们才会在一个比较舒适的位置,因此做大规模将会是我们下一个面临的新挑战。”

注明:本文为星速云原创版权所有,禁止转载,一经发现将追究版权责任!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